内容检索:
   
      天气情况:   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史诗书画 > 文学作品
 
 

汴 水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

汴 水

王亦标

 

一粒粒鸟鸣流淌,比汴水还要顺畅。一对白鹭在汴水晴波里徜徉。

一声声乡音划过,比汴水还要滋润。顺水而下,我感觉到:春,春,春。

丝竹之音。金石之音。驴一样,我支起了耳朵。

“汴水流,泗水流,流到瓜州古渡头……”

断不了的离愁别绪,牵引着神经,扯疼了梦境。

今朝为蚁所食的枯骨,可是昔日舞妒杨柳的细腰?两相参照,谁是那旷世的佳人?

此刻委身遍地的尘泥,可是昨天喧闹枝头的春意?二者对比,谁是那炫目的花朵?

郑重其事的寻,郑重其事的找。可世事布下的局,谁人能破了?

不动声色的坚硬。风不动,水动;水不动,人动;人不动,梦动。

绿影一千三百里。隋堤之上,寻觅不到隋炀帝半丝足迹。我的兴奋十分委屈。

知其白,守其黑。黄卷青灯,谁与对妙棋?

斜倚江南烟雨,我把每一个眺望守成诗,醉在举杯前,醉在不觉里。

一滴泪掉下来需要多久?执经问字。从背对夕阳到面向朝露,温言款语已是昨日的气息。

不舍,不忍。错身而过。

天是碧蓝天,地是黄土地,故乡啊,你始终是我窗前的那一轮皎皎明月。

那夜的明月啊!

请把我栽种在汴水之滨吧,栽种在有你经过的水边,成为一棵布满皱纹的隋堤烟柳。

或是做岸上草丛里的隐士,听清风蛙鸣,闻禾香人影。

光阴,就像这东逝的汴水,舒朗,斑驳,沉静。

 
 
[ 内容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